恒峰g22登录入口电影

时间:2021-11-23 12:57       来源: 未知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11月13日刊载题为《保罗麦卡特尼说,影片《回归》改变了我关于甲壳虫乐队解散的看法》的报道,作者系记者乔纳森迪安。报道称,电影《甲壳虫乐队:回归》唤醒了乐队主人公之一保罗麦卡特尼对往事的回忆,全文摘编如下:

  保罗麦卡特尼最喜欢的照片是1968年由他当时的女友琳达拍摄的。照片上他和约翰列侬在一起写歌,脸上洋溢着作为世界上最出色乐队的乐手的共同喜悦。

  不过,那种喜悦并不是我们大多数人关于最后日子里的甲壳虫乐队的看法。我们所想到的是尖刻和酸楚。

  而这也曾是麦卡特尼的看法直到去年,导演彼得杰克逊寄给了他自己4年来一直在制作的电影《甲壳虫乐队:回归》的视频片段。这是一部分为3集的有关甲壳虫四人组的大制作。影片的素材包括躺在苹果唱片公司仓库里长达50年的56个小时电影胶片和130个小时音频资料当你想起甲壳虫乐队的核心作品目录总计约为10个小时时长的音乐时,这简直堪称一场盛宴。影片收录了乐队1969年1月在录制专辑《随它去》时的演唱场景,并以他们在伦敦萨维尔街楼顶的最后一场演唱会结尾。

  兴奋的麦卡特尼说:“我要告诉你,这部影片真正了不起的地方在哪里。它证明我们四个人在尽情享受快乐。”影片以甜蜜的方式让他记起琳达拍摄的那张照片。他说:“对我来说,这张照片重新确认了某些东西。那是甲壳虫乐队的重要实质之一我们能够让对方大笑。在这一场景中约翰和我是在创作《我们俩》那首歌,出于某种原因,我们决定在歌曲中采用口哨。这太美妙了。它向我证明,我关于甲壳虫乐队的主要记忆是欢乐和技巧。”

  不是那些争吵吗?“没错,是有过争吵,”他说,“在影片中有证据。因为我确实曾为甲壳虫乐队的分道扬镳感到自责,心想,上帝啊,这是我的罪过。当出现那种氛围的时候,很容易会有这种想法。但在我的脑海深处有这样一种想法,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记者与60岁的杰克逊进行了交谈,地点是他在新西兰的家中。在整个疫情封锁期间,他一直躲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忙着为影片《回归》做剪辑,并如同一个即将要向世人披露流行文化界受到最多审视的四个男人的秘密那样兴奋不已。

  这位《指环王》系列影片(以及伟大的一战纪录片《他们已不再变老》)的导演几十年来一直是甲壳虫乐队的歌迷。在十几岁时,有一次他打算出去买一架飞机模型,结果带回家的却是甲壳虫乐队的《红与蓝专辑合集》。就是这样。这个甲壳虫歌迷可不简单。

  杰克逊个人最喜欢的场景是心灰意冷的乔治哈里森拂袖而去,并宣布自己退出乐队,留下麦卡特尼、列侬和林戈斯塔尔疯狂地弄出重金属声音来消解心中的郁闷。随后,三人变得伤感起来。

  仅仅一年多之后,甲壳虫乐队真正解体了,又一个月之后,即1970年5月,最初版本的纪录片《随它去》问世(杰克逊剪辑的影片版本中几乎没有采用这部纪录片中的任何镜头)。《随它去》展示的是一支悲伤的乐队在录制同名名曲时的情景,而且这一场景成为了固定的叙述。该片导演迈克尔林赛-霍格在剪辑影片时肯定受到了当时流传的悲伤故事的影响。

  不过影片《回归》并没有记录甲壳虫乐队的终结时刻,而是记录了乐队最后的欢乐时光。影片中有列侬与艾伦克莱因见面前一天和后一天的场景,这位经纪人被广泛指责离间了他们的友情,因为麦卡特尼不希望克莱因参与乐队事务。杰克逊解释说:“影片记录了有人给甲壳虫乐队的分道扬镳埋下种子的场景。在当年,这种做法很管用。恒峰g22登录入口

  这部长达3小时、值得被博物馆收藏的时间旅行式系列影片中还有什么?记者本人喜欢那些平淡、非音乐的片段,它们让这些流行乐坛偶像们变得更有人情味:列侬快乐地宣布小野与前夫的离婚程序已经走完;小野试图喂列侬口香糖,但他却视而不见。

  片中有一段镜头显示麦卡特尼在创作歌曲《给我一点真相》,这首署名列侬的歌曲是1971年专辑《想象》中的压轴之作。不久前杰克逊曾为麦卡特尼放映了这一段。杰克逊说:“从许多方面而言,这是一首列侬和麦卡特尼合作的歌曲。但是保罗看了电影片段后,摇摇头说他不记得曾参与创作那首歌。”

  那是50年前,此后麦卡特尼又有过许多人生阅历。记忆就是这样的东西我们不可能保留全部的记忆,即便是关于创作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流行歌曲的记忆。列侬在去世前不久曾与麦卡特尼讲和,恢复了他们之间的友谊。我问麦卡特尼,他们是否又重新在一起创作过音乐。

  麦卡特尼说:“有些事情兜兜转转之后回到了原地,结果皆大欢喜,所以我们不要暴殄天物。我现在经常这样想象,仿佛我们在一起写歌,好吧,约翰,我先来抛砖引玉。下面一行该是什么?所以我身边会有一个可以使用的虚拟的约翰。”

  而现在,由于杰克逊的努力,他拥有了曾经被尘封半个世纪的自己好友的真实镜头。这些镜头证明他们有过快乐的时光,如同他们在那张照片中一样。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